陆丰新闻网_广东陆丰新闻网站

陆丰新闻网_广东陆丰新闻网站

http://www.lufengnews.com

菜单导航

海丰“4·9”收容车烧死人事故赔偿案昨日开庭

作者: 陆丰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7日 09:48:37

  中新网3月3日电 综合中国青年报、广州日报、信息时报消息,昨天上午,推迟了半年之后,汕尾市中级法院指定海丰县法院开庭审理震动全国的“4·9”收容车内被烧死的25人国家赔偿案。据悉,该案共有11名死难者家属提起诉讼,因为有2名死难者家属提起诉讼时间较晚,所以该2人的庭审将推后。

海丰“4·9”收容车烧死人事故赔偿案昨日开庭

  昨天,海丰县法院将这9件国家赔偿案合并审理。根据2000年全国职工平均工资核算,原告分别要求汕尾市民政局赔偿死亡赔偿金187420元。庭审涉及的9名死难者均为男性。他们遇难时年纪最大的30岁,最小的只有19岁,分别来自黑龙江、河北、湖南、四川、陕西5省。

  焦点一 汕尾民政局是否被告主体?

  被告方:事发时收容遣送的工作人员属海丰县民政局,并不属汕尾市民政局。

  原告方:原海丰收容遣送中转站已由汕尾市民政局直接管理,两者属于同一法律主体。

  汕尾市民政局答辩认为,事件发生时的海丰县收容遣送中转站的工作人员是海丰县民政局下属人员,直到2003年3月21日才转属市民政局。如果原告要求行政赔偿成立的话也应该是海丰县民政局承担赔偿义务。同时,案件处理当时已协议赔偿,原告再次要求赔偿没有依据。

  9名原告的代理律师广东华瑞兴律师所汪秋萍律师认为,因为汕尾市收容遣送中转站是由汕尾市海丰收容遣送中转站改名,两者属于同一法律主体,并正式经政府确认将现有人员、编制、职能、资产、债权债务收归市民政局直接管理的。我国《国家赔偿法》第7条第5款规定:“赔偿义务机关被撤消的,继续行使其职权的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没有继续行使其职权的行政机关的,撤消该赔偿义务机关的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因此在原赔偿义务机关汕尾市收容遣送中转站不再存在后,汕尾市民政局应作为本案的赔偿义务机关。

  焦点二 原告起诉是否超过时效?

  被告方:赔偿请求人领取赔偿金后一年内可向法院起诉,原告超出法定期限。

  原告方:善后处理协议书中只字未提“赔偿问题”,因此不是赔偿协议。汕尾民政局辩称,事故发生后,海丰收容遣送站与原告经多次协商达成了赔偿协议,原告们也领取了赔偿金,因而赔偿协议等同于赔偿决定。按《国家赔偿法》规定,赔偿请求人有异议的,可领取赔偿金之日起最多一年内向法院起诉。现原告都超过了法定期限。

  汪律师认为,2001年5月签订的事故善后处理协议书中,只字未提赔偿或国家赔偿问题。汕尾市海丰收容遣送中转站因为工作人员玩忽职守,造成被害人死亡,其在《协议书》约定不负任何责任的内容违反了我国《合同法》第53条第1项的强制性规定,该约定依法不具有法律效力。因为它不属于任何形式的赔偿协议,所以此案只能按《国家赔偿法》第32条第1款规定,“赔偿请求人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自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行为被依法确认为违法之日起计算”。

  案件回放

  2001年4月9日9时40分,牟朝阳等25名被收容人员坐上了一辆车牌号为粤ND0323的收容遣送车,在前往广州的途中,车辆突然起火,25名被收容人员全部遇难,除一人尸体已被烧焦炭化难以断定死亡时间外,其他人均可确定是被活活烧死的。

  2001年12月此案一审,2002年经过再审,海丰收容遣送中转站职工巫允钦、戴剑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司机施长成是临时工,法定职责只是开车,他后来没有受到玩忽职守的指控。时任海丰县民政局局长的李新和副局长黎祥流受到了党政处分,海丰收容站的指导员黄希饶、遣送组副组长李铁南和李惠池被行政记大过。而收容站站长施养鸿,则以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施养鸿被判刑的主要理由是:未报有关部门批准自行改装车辆,安全设施不符合安全规定;在发生过类似事故以后,没有向上级报告,也没有对有关人员进行培训;在“4·9”事故时,没有严格进行安全检查。

  “4·9”事故发生后,多数死者家属与汕尾市海丰收容遣送中转站签订了《“4·9”火灾事故死亡人员善后处理协议书》,每户拿到了4至5万元不等的“补助”,离开了海丰(据海丰县委一位干部说,据他所知,由于当时个别遇难人员无法辨别身份,连DNA都鉴定不了,因此并非所有人都拿到了这笔“补助”)。

  2003年6月11日,牟维刚等9户死者家属对汕尾市收容遣送中转站(后经法院确定变更为汕尾市民政局)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索赔数额为每人187420元。

本文地址:http://www.lufengnews.com/hfxw/395.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